九州缥缈录中的殇阳关大战真实存在吗?历史上发生不止一次!

  九州缥缈录中的殇阳关大战真实存在吗?历史上发生不止一次!下面ca88手机版登录网页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殇阳关大战在历史上是有的,但是但是殇阳关大战不仅仅只有一次,纵观整个历史前前后后一共有两次,分别是胤始帝时期和胤成帝时期,而且战役还非常精彩的,下面就具体看看效果吧。

  殇阳关简介

  有“东陆第二关”之称的殇阳关横于黯岚 山与北邙山交汇之处,是宛越两州进出中州的 必经之路,殇阳关北面是帝都盆地,南面是楚唐平原,南北十万拓平原只有此关一处险要可 守。故殇阳关虽不算城市,却不得不在此多用 一些笔墨。

image.png

  殇阳关城防

  殇阳关的城墙呈东西走向,东西两面宽, 南北两面长,是一条长城。城墙高九丈六尺, 宽一丈四尺,里外双层,两层城墙之间的瓮城备有火眼和灌水的机关。城门共有十座,北四 南六,东西两面接着大山。殇阳关的地势高于周围,城门全部处于弓箭能够射到的地方,高处射箭普通弓箭都可以达到一百五十步的射程,关内有数十尺深的水井,可取用流入地下的山泉。 地处险要的殇阳关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无愧于“帝都锁钥”的称号。

image.png

  历史上真实的殇阳关大战

  胤始帝时期火薇元年初春,蔷薇皇帝率十万大军强攻(殇)阳关。火蔷薇元年的初春,白胤指挥十万大军强攻阳关,打通这道雄关,帝都就在眼前。秦婴亲自赴阳关指挥作战。此刻天下的重心就在阳关,胜利的人,就拥有天下。其实蔷薇皇帝本可以损失更小的拿下阳关,但是为了能让病重的蔷薇公主能见到他一统东陆,遂率十万亲兵日夜不停地像殇阳关冲锋。这场惨烈的战役持续了三天三夜,白胤的十万大军全军覆没,阳关也被烧为一片白地。白胤最终扳倒了他统一路上的最后一个敌人,但是也因强攻殇阳关使其十万亲兵化作齑粉,失去自己嫡系部队的胤始帝无法独自统治偌大的东陆,从而使胤朝不得不采用和贲朝一样的分封制度,这也是白胤在历史上为数不多的被后世史学界诟病的地方。白胤立国号为胤,年号为火蔷薇,分封天下,但是此刻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那个希望他雄霸天下的女人。他因她而得天下,又因为天下而失去了她。

  三年后,白胤重建阳关,为纪念十万将士,于阳关前加了一个字“殇”。

  胤成帝时期三年七月,嬴无翳离开帝都,领三万五千步骑,与诸国联军战于殇阳关。离国大军经过锁河山下向东南方快速推进,意图打通王域和离国之间的通道,却被诸国联军堵在殇阳关内。整个九州历史上堪称最经典的战役的殇阳关之战一触即发。楚卫、下唐、晋北、淳、休、陈六国联军各率精锐部队意图将离国主力围歼于殇阳关内,并夺取被离军掳走的楚卫国小舟公主(疑似为胤喜帝血脉)。胤末强兵一时汇聚于殇阳关这一弹丸之地。

  参战将领:诸国联军——休国天策军大都督冈无畏,淳国风虎骑军副都统领陈奎,陈国护国上将军费安,御殿羽将军息衍,御殿月将军白毅,晋北国主帅古月衣。离国部队——离国三铁驹”:“左骖”张博、“右骥”谢玄,“中领军”苏元朗,离国国主威武王嬴无翳。两军对垒,八月二十一日,白毅单骑临殇阳关下,与嬴无翳相约,七日内决战。期间,白毅寻到了极为难找的殇阳关地下水源,并下毒,致使离军三千多人中毒,两万余人身体不适。

  成帝三年八月二十七日,白毅履七日之约,借助风势用烟涛之术猛攻殇阳关,嬴无翳只能率军出城突围。白毅亲掌六国兵符,迎战嬴无翳。

  赤潮在嬴无翳霸刀的指引下撕破了联军的防线,抛下数以万计的尸体,仅有五成的离军得以顺利突围,离国大将苏元朗为掩护嬴无翳撤退,自陷与联军包围之中。离国主力突围后,苏元朗带着最后的十几名步卒退进了燃烧的殇阳关,苏元朗引兵登上了烈火熊熊的城墙,再次升起了离国的大旗。一支羽箭飞射,准准地扎进了苏元朗的心口,这个沉默少言的将军栽下了九丈六尺的接天城墙,剩下的亲兵亦跟随随主帅一起跳下了城墙。

  事后白毅用一面“箭破蔷薇”的白氏家徽战旗覆盖在苏元朗的身上,浇上火油焚烧,给了他一份极大的敬重。

  嬴无翳率主力南下返回离国国都九原,留下谢玄军团守在殇阳关外。

  然而对六国联军来说,战争才刚刚开始。

  损失惨重的六国联军进入殇阳关内,军中伤员无数,而城外的尸体联军更是无力掩埋。白毅上书帝都,希望得到急需的药物和粮食,并请领兵入天朝觐皇帝。而帝都钦使带来的却是诸如血茸,老参之类的“珍贵药品”,也以历来诸侯之兵不入王域,而且白毅龙虎之兵,新有杀戮,此时入京,怕有损帝都的祥和之气的理由拒绝了联军进入王域的要求。意图很明显,刚刚坐稳皇位的白氏皇族想将六国联军困死在殇阳关,从而使十年之内,再无诸侯可踏入王域一步。

  此时殇阳关内联军犹如困兽,北边有两万装备可以射穿风虎铁骑的铠甲的羽林天军,南边有虎视眈眈的离国谢玄军团。而此时的白毅还忘记了一个事,天驱武士团的武士都因勤王而汇聚于殇阳关内,天驱七宗主中的尚存五位中的三位也都在下唐国军中:息衍以及还只有十几岁的姬野和吕归尘,并且天驱圣器——苍云古齿剑还在关中。消灭这支军队这对天驱的宿敌——辰月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诱惑,而事实上辰月也在这么做,正是辰月替皇帝武装了那支本来毫无战斗力的羽林天军,不许联军进入王域也是当时已经被拜为国师的辰月教长雷碧城提出的。正当白毅焦头烂额时,一件可以彻底摧毁联军的事发生了。

  尸乱。辰月派尸武士用尸蛊复活了城内外还来不及掩埋的死去的各国士兵!丧尸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天上飞满了夜枭,但夜枭久久不敢落地。守城的士兵晚饭的时候听见有人在敲击城门,以为是巡逻的士兵回来了,便去开门。然而门外并不是他的战友,而是丧尸!没有痛感的丧尸疯狂的向联军进攻,逼近了白毅的大营,白毅的魂印兵器此刻发挥了作用。白毅用追翼弓将七支长薪箭射在地上,组成了缩小版的君临之阵,丧尸被魂印兵器组成的君临之阵所击倒,联军解了燃眉之急。然而此次苏醒并进城的丧尸只是一小部分,随着谷玄星在天空中不断的攀升,丧尸越来越多,而且力量越来越大。白毅的七支长薪箭在铸成君临之阵后也仅剩一支,而且长薪箭组成的阵也远远不能覆盖整个殇阳关。最终白毅放下对于息衍的成见(白毅认为辰月是为了消灭天驱才制造的尸乱)选择与天驱联手,息衍随即招来了瞻天翼——剩下的一位天驱宗主。三人在密室内交谈许久,白毅终于了解到天驱和辰月的历史,并被告知了解围之法——以人为法器,铸成真正的君临之阵。交谈的最后晋北国主帅古月衣进入房内——古月衣也是个天驱,不过他是在殇阳关才加入天驱的。白毅,息衍, 翼天瞻,古月衣,吕归尘,姬野,息辕,六个天驱和一个曾经的天驱终于走到了一起。

  十月十六日,谷玄满盈之夜,七个天驱武士各自前往自己在城中的阵位。谷玄满盈之时,君临之阵成功发动,息衍和白毅联手打败了尸武士,最后姬野冒着生命危险用猛虎啸牙枪斩杀了尸武士。失去了力量的丧尸纷纷倒在了地上,殇阳关之战终于结束,而天驱和辰月也正式开战。

  后世的史学家很难解释殇阳关之战中的一个疑点,从胤成帝三年九月初五的异变之夜开始,直到十月初七的一个月间,没有一支有效的援军奔赴战场去支援陷入危局中的诸侯联军。

  仔细考证起来,各国的援军没有抵达的理由千奇百怪。淳国强横无匹的两万五千风虎铁骑在华烨的指挥下出当阳谷,击溃了离国左相柳闻止的大军,却未能获准穿越王域;对于远在北方的晋北国,支援殇阳关鞭长莫及;而休国和陈国本不算实力很强的诸侯,仓促间已经难以组织起有效的援军。楚卫国的两万援军迅速启程,领兵的人是楚卫女主白瞬本人。可当她的军队推进到她送别白毅大军的暮合滩,她在锦绣的战车中隔着帘子看见一万名身着赤红色皮甲的南蛮战士列成长阵,像是一道赤色的巨蛇,横在她的面前。离国的张博军团等候在这里,这支军团并未赶回离国。张博并不进攻,只是严阵以待,而楚卫女主也没有发起进攻,有人私下里传闻说这个女人面对着仅有自己一半人数的赤旅毫无办法,对峙中夜夜以泪洗面。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楚卫重臣跟随她,这样一个只是血统高贵容貌绝丽的女人,手下没有一个干将,根本不知如何指挥她的两万精兵发起有效的进攻。

  最古怪的莫过于最终于十月初七出发的下唐援军,这支由三军统帅拓跋山月亲领的援军居然筹备了一月之久。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东陆四大名将之一的拓跋山月竟然只做了筹集马草粮食、准备车队驮马之类的事。而他的军队行到半路的时候,殇阳关最后的惨战已经结束。

  尽管有种种解释,历史的事实却依然难以令人信服。当胤帝国的将星们将要一同坠落的前夕,庞大的帝国未能给他们提供任何有效的支持。

  殇阳关勤王战和锁河山巨鹿原血战并称,是胤末燮初历史上意义深远的两次决战,皆是离国以一国之力对决诸侯联军。两次战争中,包括调动的民夫,都动用了三十万以上的人丁。而每一次战争,无论哪一方的成败,都在战场上扔下了堆积如山的枯骨。

  殇阳关勤王战结束于胤成帝三年十月十七日,以离国谢玄军团从殇阳关下撤离为终结。这场战争整个过程不到三个月,仅有一场决定性的战役,然而各诸侯国死伤的总数超过七万人,惨烈程度堪比胤帝国开国时蔷薇皇帝强攻殇阳关的那一战。不世出的霸主和不世出的英雄们于沙场上纵情挥斥,后世的军法家们回头去研究这场战争,无不盛赞两方领军者的谋略,认为即使后人回到当时的战局中,也难有超越前人的机会。这场战争被称作关隘攻防战的经典,这传奇却是以鲜血来书写的。

  七万人的尸骨无力收拾和掩埋,便被抛弃在荒野里,直到第二年春天,楚卫国还在不断地征发民夫就地掩埋尸骸。殇阳关在这一战中成为一座积尸数万的死城,就在白毅等六国军团撤离后的次日,天降豪雨,暴虐地冲刷着这座古老的雄关,附近的人称为“天哭”,是死者的怨气积累在天空中所化的阴云崩碎了,泪雨滂沱。城中水深四尺,尸体腐烂导致疫病流行,再没有人敢派兵驻防,殇阳关四周变做了一片死地。联军在殇阳关外六十里建设土城“南靖”,代替殇阳关作为帝都的门户,直到次年的夏天殇阳关的清理结束。更多的人却并不熟悉“南靖”这个名字,而称它为“哭城”。

image.png

  这场战争的影响甚至延续到数十年之后,楚卫的土地最终并入大燮的版图,燮敬德帝在位年间,有一次核查人口。大燮的官员惊讶地发现楚卫地方竟然有数千人家是女子和女子相婚配,以夫妻称呼。敬德帝令查实,疑心其中有人逃避赋税,可结果出乎预料,原来楚卫地方军武之风盛行,乡村男子往往结伴从军,而在殇阳关一战中,楚卫军团死伤惨重,乡间一村一村的男子都埋骨在殇阳关下。一时间女子无人可嫁,容貌出色的宁可自卖给富家作为侍妾,更有女子之间互相婚配,粗壮者田间劳作,纤细者家中纺织,乡间也称为夫妇,作为一户缴纳税赋。

  敬德帝叹曰:“当日殇阳关下,杀十万人,若其尸骨比肩而立,纵太清宫之大,未必能容。遥想其惨烈,而今尚战栗不能自持。然我兄亲历其阵,万军之中刺杀鬼使,果然铁胆,遂可以取天下。我曾闻坊间有言,谓我守成之皇帝,我兄开国之英雄,此言不欺我。然,英雄长战,庶民漓血,男子战死沙场,父母悲戚,女子无人可托,遂自相婚嫁,有败人伦。我心不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