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朝为什么被周朝取代?周王朝是如何发迹的?

  商朝为什么被周朝取代?周王朝是如何发迹的?ca88手机版登录网页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相比唐宋元明清,周王朝在中国历史上貌似没什么存在感,但其实这段历史非常绚烂耀眼,又精彩纷呈。

  比如现在成语字典,其中一半厚度,是周朝贡献的。

  又比如像四书五经、论语、庄子、易经、孙子兵法等经典著作都是周朝时写的。

  这段历史,也是对后人为人处世,发最深的时代。

  所以,我们第一篇就从周王朝开始。

  —1—

  话说老周家的老祖宗叫后稷,是神话时代的人物,也是中国传说里的五谷之神。

  后稷是大禹治水团队的三位骨干之一,这三位骨干就是:大禹、后稷和子契。

  也许是命运使然,这三位分别就是夏、商、周的开创者。

image.png

  功成名就后,后稷创立了一个小部落,就是“周”。

  他们在一个叫“豳”(读bin)的地方传了十几代,一路闷头发展,好不容易传到了姬发的太爷爷:古公亶(读dan)父。

  古公亶父治国策略就四个字,以德服人。

  结果隔壁来了个肌肉男,犬戎,他们的策略也是四个字,以拳服人。

  这时候的古公亶父的处境,就像刘备在襄阳被曹操追杀时一样,因此古公亶父只能收拾行囊,带着整个部落的人,风风火火闯九州了。

  终于他们来到了岐山,这块地方相当不错,完全可以施展老周家的农业天赋,可问题是,这地属于商王朝。

  商王说,你叫我一声大哥,以后就是兄弟,出门打我名号,没人敢欺负你。当然保护费记得按时交。

  于是老周家终于在西岐定居下来,也成为了商朝的一位小诸侯。

  有了靠山,以德服人这套终于可以施展起来,陆续有周边部落投靠,西岐的事业蒸蒸日上。

  古公亶父只娶了一个老婆叫太姜,生了三个儿子,最后王位传给了小儿子季历

  季历也只娶了一个老婆叫太任,他们的儿子,也就是周文王姬昌

image.png

  所谓每个成功男人背后,有且只有一个女人。

  在那个年代,为了更多繁衍后代,并不是一夫一妻制,更何况是君王家。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没有娶妾,而这点却意外地成为稳定王室的要素,我们后面还会讲。

  姬昌这个人比较“八卦”,凡事都要算上一卦,不但亲身实践,还会总结经验。

  我们今天看到的八卦,都是姬昌根据神话时代的伏羲先天八卦,演化出来的文王后天八卦。

  在算卦这件事上,他很有心得,有一次给自己算一卦,一看,呀!要遭。

  —2—

  讲周朝不可避免要讲讲他的“前任”,商朝。

  这一年,商朝迎来了一位新的王,纣王帝辛。

image.png

  纣王这个称号,一看就不是好字,让人感觉他是个昏君,其实这是周王朝给起的谥号

  新来的给前任背个“昏君”的锅,这种事情在中国历史上经常发生,比如夏朝的末代君王夏,商朝的商纣,还有西周那个“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

  但实际是不是那么回事?都得另说。

  拿纣王来说,即使在整个商王朝历史上,帝辛也绝对是数得着的人物。

  《史记·殷本纪》说:“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

  所以,帝辛不但是个商代武松,而且还是“奇葩说”辩手,文武双全。

  但年轻的帝辛也面临一个困境:地方势力逐渐不受控制了。

  手下小弟翅膀都硬了,许多诸侯辈分高资格老,要开个会,都有人敢迟到早退了。

  帝辛手下人建议,是时候敲打敲打了。

  于是,“反面典型”西伯侯姬昌被叫到朝歌,直接关到一个叫羑里的地方,实际上就是监狱。

  姬昌手下有两个谋士,太颠和散宜生。

  一看事情不妙,就想办法找关系通路子“捞人”。

  他们也是下了血本,历史上记载,献了“有莘氏之女”和“骊戎之文马”。

  宝马没什么说的,有莘的美女,那还有段故事。

  有莘这个地方,就位于现在陕西郃阳县东南,估计当时盛产美女。

  有一次姬昌在渭水河边散步,走着走着,忽然看见河对面有一位美女,这女子的美貌,简直惊为天人。

  正在姬昌目不转睛的时候,美女也转过头来,看到呆立着的姬昌,于是对他嫣然一笑

  这一下不得了,正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得了,就是她了。

  因为渭水上无桥,为了迎娶这位美人,姬昌在渭水造舟为梁,舟舟相连,成为浮桥,亲自迎接,场面盛大。

  这个故事后来被人记录下来,也就是《诗经》的开篇:《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image.png

  而这位美女,也就是姬发他娘,太姒,就是来自有莘。

  话说手下们在外面忙活的时候,姬昌也没闲着,在牢里继续研究八卦,结果写出一本《周易》,也就是我们现在看的《易经》。

  送了美女和宝马,和帝辛认错低头,这才把姬昌捞出来。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姬昌这次虽然捡回一条命,但他知道,保不齐什么时候,帝辛又会找他麻烦。

  —3—

  姬昌临死的时候,唯一嘱咐儿子姬发的,就是,早图灭商。

  姬发的政治经验也很丰富,倒不是他聪明,主要是出道时间早。

  姬发的母亲太姒,和姬昌婚后,主要任务就是“造人”。

  他们一共生了10个孩子,就3000年前的医疗条件,那真是走了10次鬼门关,所以说太姒很不容易。

  按现在话讲,姬发和他的兄弟们,都生在一个完美的“原生家庭”。

  太姒对他们的德行教育都是以身作则,毫不含糊。在他们兄弟里,老四甚至比姬发更有名,他叫姬旦,也就是我们做梦经常要梦到的,周公旦。

  周朝为了表彰太姒的贤德,将古公亶父的妻子,太姜,季历的妻子,太任,和姬昌的妻子,太姒,合称为“太太”,这也是现在称已婚女子为“太太”的原因。

  山西大同市博物馆有一件国宝:北魏司马金龙墓彩绘漆屏。

  其中就有周朝三太的故事绘画。

image.png

  再说回来,姬发是次子,是姬昌在15岁时生的,所以姬发和英国查尔斯王子一样,属于出道早,接班晚。

  他当然明白父亲的遗志,但当时条件不允许,商王朝对地方势力的优势仍然非常明显。

  仅从青铜器冶炼技术来说,商可以造出司母戊大方鼎这样的超大件青铜器,从武器装备角度看,周就比不过。

  但是在西方,姬发这家创业公司,还是发展起来了,他的发展途径有两种:

  1、以自身品牌价值和影响力,扶持周边小邦作为加盟商,扩大“联盟”成员。俗称以德服人。

  2、对于竞争对手,就用规模优势消灭,也就是武力征服,强行让他们并入“联盟”,俗称以拳服人。

  由此进入一个正向循环,西方各路人才也都来投奔,来加入“联盟”的小邦也越来越多。

  那为什么帝辛会容忍姬发他们肆意发展呢?

  主要也有2个原因:

  1、中国古代由于道路交通问题,能直接管理的国土有限,边远地区根本管不过来,所以适当的自由发展是允许的。

  2、就算消灭西岐,也还是会有西B,西C,既然一样找个代理人,做生不如做熟,况且姬昌已经被调教过,看起来效果还不错,那就继续维持吧。

  实际上按照这个态势,姬发这辈子都是没机会的,但机会很快还是来了。

  —4—

  其实对于新上台的帝辛来说,比起姬昌,更麻烦的是自己的一大帮皇亲国戚。

  因为他需要的是加强中央集权。

  而这些人都是帝国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的权势越来越大,哪一天如果其中一个不听话,还真不一定搞得过。

  于是帝辛要做的就是削弱和消耗他们,那怎么做呢?

  打仗。

  一旦打仗,贵族们就要履行他们的义务,出钱出粮出兵,这都是巨大的消耗。

  打仗和谁打呢?前面说了,远亲不如近邻。

  相比西伯侯,东方有一群更不好对付的部落,东夷,也就是现在山东这块。

  古代中国王朝,四面受敌,所以叫“四夷”。

  南面叫南蛮,北面叫北狄,西面叫西戎,东面就叫东夷。

image.png

  其实你看这个文字就挺形象,南蛮都是虫,北狄是会用火的野人,西戎就是养狗会用武器的犬戎,东夷是一个人一把弓,就是一群很会射的家伙。

  神话传说,射掉九个太阳的羿就是东夷人。

  商朝大本营就在东方,打败东夷可以消耗贵族实力,又可以拓展可管理的版图,又可以完成一次权力洗牌,可谓一举三得。

  但问题是,连打二次还没打下来。

  一个人最后如果成功,他做什么都是对的,如果最后是失败,那做什么都是错的。

  这时候反对声音就来了,什么宠幸后妃,贪图享乐,酒池肉林,劳民伤财,这些事情历史上是不是真有,我持怀疑态度。

  即使有,这也不是商王朝灭亡的主要原因。

  帝辛有个兄弟,叫微子启,是同父异母的哥哥。但因为不是嫡长子,所以无法继承王位。

image.png

  微子启可以说是个好人,但肯定不是当皇帝的料。

  在贵族们怂恿下,微子启去劝帝辛不要打仗了,人民都水深火热了,帝辛当然不予理睬,结果微子启一怒之下干脆说,我不干了,就跑到一个叫“微”的地方去了。

  这个选择也许是遵从微子启的内心,但对商王朝是一个重大打击,这向外界发出了一个信号:王朝内部出现了巨大的裂缝。

  而这个信号被姬发敏锐地抓住。

  于是趁着商朝和东夷第三次开战,西岐拉起一面大旗,发动了一场规模浩大的偷袭。

  —5—

  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虽说是偷袭,但姬发并非草率起兵,这其中有精密策划。

  首先,当帝辛准备第三次和东夷开仗的时候,姬发就在盟津大会诸侯,秘密探讨如何一起搞事情,据说前来参加的诸侯有800位。

  实际可能没那么多,毕竟事后还要分蛋糕,但至少西方的部落都他统一起来了。

  其次,离间商朝内部贵族,以更大的利益许诺,能争取过来的尽量争取,还在犹豫的至少保证到时原地不动即可。

  最后,就是时机,在商朝主力在东夷陷入焦灼时,西岐主力来到了朝歌附近。

  于是双方在朝歌的牧野之地列阵对战。

  周军到的时候,正下着倾盆大雨,而且连下了三天。

  古人比较迷信,看到大雨如注,姬发有些担心,想学他老爹占卜一下,结果被太公,也就是姜子牙阻止。

  姜子牙把占卜的龟壳摔的粉碎,他很明白,这种时候,已经没有退路,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何必再去算卦?

  也许就是这个时候,姬发开启了杀神模式。

  这一次姬发投入了战车三百辆,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这是西岐的全部家当了。

image.png

  可是,他面对的,是数倍于自己的商朝军队,尽管其中大部分是奴隶。

  战斗打响,双方互相发起冲锋,战车和步兵绞杀在一起。

  杀声震天,树林里的鸟都被惊飞。

  就在双方陷入焦灼之时,有两队战车突然出现在商军两侧,强弩齐射,商军队形开始混乱。

  西岐军队开始反攻,但商军毕竟还有人数优势。

image.png

  这个时候连姬发都亲自杀入敌阵,在他身边的周公旦看着姬发杀人的样子都感到害怕,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战场恶魔。

  《尚书·武成》里对这场战争的记载:

  “会于牧野,罔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

  当姬发登上朝歌的城楼,听到的是纣王帝辛自杀的消息。

  姬发望着眼前这片从未见过的景色,也许会感叹,这真是人世间的绝景。

  两个王朝完成了权力的交替,商朝的戏演完了,而周王朝的大戏,此刻才正要上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
'); })();